早早就醒来,坐起,看一眼窗外,和平时没什么区别,硬要说不同的话,可能是我头有些偏疼。

  叠被,下床,穿衣,洗漱。

  打开窗户,现在已经快步入秋季,春色慢慢褪去;想起李商隐的己亥杂诗:“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。”;被偏爱的有恃无恐,从小在家人保护下成长,羽翼总会有些稚嫩。在风雨面前,显得有些脆弱。总觉得自己没有他们也能过得很好,但是事与期望还是有偏差。执意来到北方,对这个选择并无后悔,但是回忆也总是打扰自己原以为安定的生活,总是在夜里泛起一丝涟漪久久不能停息。

  可能是的得到的太容易,所以才不愿去守护。

其实我想说的还有很多(图1)